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《 熱力之冠 》愛情逃犯


作詞:潘源良 作曲:徐日勤

忍著淚穿上皮鞋,趁黎明她剛入睡,沉默裡別了她,
背走一身空虛,好像重犯正潛逃,不能留下怕受罪,
此一去將當初燒作死灰。
公路上不再徘徊,怕回頭看灑下淚,前路去,沒理他,
那一方不崎嶇,不願問恩怨纍纍,
祇求逃避這負累,濃霧裡,一切吹濕似淚水。

我一去後,人像空心的器具,雖則碰到,好際遇,天天有伴侶,
我一去後,從沒一天安睡,想起與她往事,暗暗地垂淚

但覺昨天一切都似是控罪,跟她的愛愛得太累,
但我這天想要歸去共再聚,舊情如何能再追。

深夜又穿上皮鞋,女郎床裡早熟睡,寧靜裡,踏上車,
冷風中記著誰,好像重犯再潛逃,
一停留便會定罪,長路裡孤身風中繼續吹。

返回列表